首页 »

听讲 | 中国教育的问题在哪儿

2019/9/18 9:47:27

听讲 | 中国教育的问题在哪儿


近日,由中国科学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与中国科学院科学传播局共同主办、中国科普博览承办的“SELF格致论道讲坛”教育专场,邀请教师、学者、艺术家、创业者们一起围绕《中国教育的问题在哪儿》展开论述。

这些演讲者独到的观点,也许能为家长们带来启发与深思。


父亲要当好“校长”,母亲要当好“班主任”
■ 皇甫军伟
(全国养成教育课题组副组长)
  

家庭教育像什么?我说家庭教育像一朵玫瑰花。为什么这样说?因为当你看到玫瑰花时你会联想到美好,玫瑰不会说话,但它呈现出一种美。这就是家庭教育。
   

记得鲁迅先生写过一篇文章叫《论天才与土壤》,那么教育的土壤应该是什么样的呢?养鱼重在养水,谁家的水养得好,鱼就能养得好;养树重在养根,但很少有人去关注根,因为根是沉默的;养人重在养心,心是每一个人的生命之根,这是家庭教育的起点。
   

我就是站在这个起点来谈家庭教育的。尽管很多学校都建了家长学校,到处都在讲家庭教育,但现在所谓的家庭教育无非是家长帮助学校完成了孩子的学习任务,其实这不是真正的家庭教育。
   

家庭教育到底和学校教育有什么区别?家庭教育到底是什么?我们把学校的老师称为园丁,园丁主要的工作是修剪移接花木。那么家庭教育,则是负责泥土和根的。
   

我们经常讲,家庭是一个人成长的第一所学校,学校里有校长,有班主任,我们家庭这一所学校里的校长是谁呢?中国有一句古话,叫“养不教父之过”,因此在家庭这所学校里,“校长”就是父亲,“班主任”应该是母亲。
   

有人说,一个伟大的母亲能富一个家族、几代人,拿什么富呢?母亲一辈子要守住一个字,这个字就是教育的灵魂———德。父亲也要守住一个字,这个字是“道”,父亲更主要的是把孩子领到道上。路不是道,方向和路结合在一起才叫“道”,所以父亲是指引道路的。这是父母两个人一辈子都要明白的两个字。
   

还有两个字要记住。父亲要给母亲一个字,因为“校长”要照顾“班主任”,所以这个字是“安”,让母亲心安,心安了才能去守德。而母亲也要给父亲一个字,这个字是“喜”,用幸福感去滋养孩子。我们不缺少天才,但我们缺少成就天才的土壤,所以母亲给父亲回应一个“喜”字,用这种幸福感和喜悦之心滋养孩子的天赋,滋养孩子天生的不凡。
   

父亲和母亲就像两盏灯,母亲是家里亮着的那盏灯,它的灯光应该是柔和的、美好的、温暖的,父亲则是孩子出门路上的那一盏路灯,照亮远方。这才是家庭教育的真谛。


教育也有最基础的“三原色”
■ 李兰瑛
(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第二小学副校长)

我认为教育就是要做好一件事情———育人,使孩子成为一个独立的人,独立自强,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见解。在这个“人”字的一撇上承载的是高尚的品格,一捺上是可持续发展的学习能力,只有这二者相互作用,孩子们才能够自由地呼吸、自然地成长。
   

我们都知道红色、黄色、蓝色是基本的三原色,这三原色可以调出丰富的色彩;那么在教育上,最基础的“三原色”应该是:健康的身心、自主学习的能力、良好的习惯。
   

我们学校有个孩子叫焦翰林,他喜欢捉虫子,捡石头,走到哪里都把这些“宝贝”淘回家。可在他妈妈眼里,他捡的这些都是破玩意儿,就是在瞎玩,所以趁他不注意的时候,他妈妈把他捡的那些贝壳都给清理掉了。
   

有一天这个孩子在学校的大柳树下观察一只蛹,恰巧科学老师路过,他看到孩子那么专注地观察那只蛹,就说你可以到动物博物馆去看看,那儿的标本更丰富。结果孩子真的周末去了动物博物馆,看到那些标本之后更激发了他学习自然科学的动力。学校老师知道他的事后,请传达室的老爷爷给他讲啄木鸟怎么搭窝,英语老师把自己收集的化石作为奖品鼓励他。后来这个孩子结交了一群志同道合的好朋友,他的妈妈也改变了看法。怎样才能身心健康?就是尊重孩子的天性。
   

培养孩子自主学习的能力,这也是家长很关注的一个话题。怎么做呢?我认为应该从解决实际问题入手,让孩子们通过亲身经历来培养自主学习的能力。
   

我们学校的小学生经常丢东西,不是丢水壶,就是丢校服。于是我们发出了一个倡议,希望大家为这些丢失的东西想想办法,结果一个名叫徐思瑞的孩子提出要设计“寻物驿站”,给丢失的东西一个“家”。她先画出草图,然后自己去选家具,最后所有的组装她邀请了小伙伴们共同完成。这么一个小小的项目,锻炼了学生自主解决问题、处理问题的能力。
   

在学校的数学小课题研究中,有个孩子家住高层大楼,他有一天往楼下一看,发现停车场的车停得乱七八糟,他决定为小区设计一个方案,让停车更合理。他上网了解车辆的尺寸、停车的角度和位置,然后设计出自己的停车方案。在这样一个过程中,这个学生认认真真做了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去探索他感兴趣的问题,提升了自主学习能力。
   

良好的习惯从关注细节做起,这个观点并不新鲜,但是我们好好地想一想,我们家长自己关注细节了吗?哪些细节我们家长坚持去做了?在我们学校进行的有关手机的问卷调查中,有两个数据引起了我的注意。调查结果显示,父母不支持学生带手机上学的达到了74.66%;然而,另一个数据显示,每天回到家后父母多数时间在看手机的情况占52.82%。所以说,以身作则太重要了,良好的习惯就应该从细节做起。


如果寻找不到梦想的乐园,我们便亲手创造它
■ 付永
(DE未来训练营创办人)

2015年5月31日下午5点左右,在青海省德令哈市一个叫怀头塔拉的地方,两辆大巴车一路疾驰。车上坐着北京农大附小的百余名师生,他们刚刚用双脚在柴达木3000米海拔的戈壁荒原,完成了100公里的徒步行走。这是他们在小学毕业前的最后一段旅程,学校的两位校长和四位老师陪着他们走完了全程。
   

我当时坐在车的前座上,车里的孩子们有的在说笑,也有的在昏睡,而那一刻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控制不住自己,泪如雨下。
   

按理说,在海拔3000米的戈壁荒原,那么多孩子顶着风雨、低温、高原反应、紫外线,没有一个人落下,完成了这段旅程,这是孩子们的壮举,我应该高兴才是。
   

从我开始接触农大附小,到这一天完成这百公里的“毕业旅程”,我整整用了4年半的时间。
   

当我们很多家长、很多校长都还在为升学考试焦虑的时候,其实有一群人已经在以另外一种方式践行着他们心目中最好的教育。
   

我们训练营的教育实践,就是让孩子们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我们有一个孤岛生存的项目,就是每年会有很多批的孩子到孤岛上进行七八天的生存训练,其中有3天没有任何食物,没有淡水,甚至连火也没有。没有捕鱼的工具,他们要自己做;没有火柴和打火机,他们要自己想办法取火。
   

一开始孩子们觉得很好玩,没把吃饭问题想得那么严重,饿一顿可以,饿两顿可以,到第三顿就受不了了。我们有意刺激他们,把西瓜皮扔在地上,结果他们真的捡起西瓜皮就想吃。但很快他们就有了新的创意:从枯木中找到虫子,把它们烤了吃;从椰子树上摘椰子,做椰子焖饭;用铁锨煎鸡蛋。这些都是孩子们的想法。
   

我们还有一个听起来更不靠谱的项目:仅用一块钱完成城市生存挑战。在这个生存挑战项目中,孩子们不能乞讨,不能卖萌,只能用等价交换的方式来换取自己的生存机会。
   

结果,孩子们不仅用一块钱,解决了从中国到美国的所有交通食宿,而且还完成了很多任务,比如说在美国西部,孩子们调查了为什么创新会在这里发生,他们走访了不同的机构,采访了不同的人,最后从创新的基因、创新的环境、创新的体制保障等方面找到了原因。
   

很多人也许会说,你们不就是带着孩子们玩吗?是的,看起来像是玩,但是我认为,所谓的成长就是经历。人的成长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用眼睛去看世界,另一部分就是经历,只有在不一样的经历中我们才能成为不一样的人。
   

教育的首要目的是什么?我想是学会生存。当我们的孩子离开父母之后,冷暖不知、温饱不知,那是不是我们的教育出了问题?现实生活中,一些家长最大的问题就是管得太多,舍不得放手,把孩子禁锢在围起来的“墙”里面。只有打破这个围墙,让孩子自己去经历,他才能够找到自己,才能够创造自己的奇迹。
   

再来说一个反面的例子。有一个我特别看好的孩子,性格特别好,他的妈妈是一位老师,爸爸也非常优秀。这个孩子在我的眼里极有创造力,但是在他父母眼里这个孩子不爱学习、特别不听话,他们之间产生了严重的冲突,冲突到什么程度?有一天这个孩子跟我说:“我现在恨我的爸爸,我回去要把他干掉,要把他杀死。”
   

他的爸爸妈妈如果听到这句话,会有什么样的想法?我想这一定是由于父母不正确的教育观念和行为导致的。
   

我们经常听到这样一句话:教育就是唤醒。我特别喜欢这句话,但是我发现,教育唤不醒装睡的人,想一想在我们的身旁有多少人在装睡,我们都知道应试教育不好,但很多人还在做着应试教育的帮凶。当有一天我们能够推翻“围墙”,当有一天我们能真正意识到教育的真谛,开始去尊重教育的基本发展规律,那么中国教育的问题就会迎刃而解。我们需要的不仅仅是思考,我们需要的是行动。
   

我特别喜欢大文豪萧伯纳所说的一句话:“我们在寻找梦想中的乐园,当寻找不到它时,我们便亲手创造它。”我把这句话送给大家。


中国孩子真的缺乏想象力吗
■ 苏清华
(北京“孩子·艺术”工作室创始人)
   

我是一个美术教育工作者。前不久,有一则报道引起了我的注意。报道上说:在21个国家的统计中,中国的孩子计算能力排名第一、想象力倒数第一、创造力倒数第五。我感到很惊讶。
   

在我的学生中,有3岁的小孩,也有45岁的成年人,我在高校教大学生的同时,也进行儿童美术教育的研究。我觉得在所有的学科中,美术教育是与想象力关系最密切的。于是,我进行了一番观察和实验。
   

几乎每一所幼儿园都有美术展示墙,墙上陈列着孩子们画的各种各样的作品:螃蟹、沙滩、大海、房子、花,但很明显这些都是在一个模板下产生出来的作品。
   

什么是制造?制造就是有一个模板,所有的人根据这个模板制造出很多相同的产品。比如在学校的手工课堂上,我们可以看到学生们制造出很多相同的房子、相同的花、相同的鱼。
   

我们需要思考一个问题:这样的美术课堂上产生的作品有想象力存在吗?我认为它们很少有想象力和创造性,它们都是在制造,制造相同的产品,而制造的方法是这样的:老师先提供了一个模板,而且把制造的步骤告诉大家,然后就会产生很多相同的作品。
   

那么如果不给孩子们提供模板,他们会画出什么样的作品呢?我做了一个实验,我给孩子们出了这样一个题目:你想象中的树是什么样子的?有一个孩子创作了一棵树,他说这种树白天晒太阳,到夜晚的时候会发出奇妙的光,能把夜晚照得亮亮的,他说要是有这种树的话,我们就不用再设置路灯了,夜晚的街上又漂亮又环保。还有一个孩子观察到所有柳树的枝叶都是弯弯向下的,他就把他的观察画了出来。还有一些孩子在画树的时候讲了很多故事,让树变得生动起来。
   

我还做过一个实验,让一些没有接受过美术训练的家长来画生活中的房子、花、树,结果他们画的作品和孩子没有多大区别。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他们小时候跟着老师这样画画,那种模式根深蒂固,很难改变,所以说,这种制造产品式的美术教育,是会抹杀想象力的。
   

今天,很多美术教育工作者和我一样看到了这样的现状,我们要思考,我们要改变,我们要让孩子们用不一样的方式来画画。
   

比如,我们从一个墨团开始来作画。画纸上只有一个墨团,你能想到什么?一个10岁的孩子,把它画成了一只叼着祥云的圣鸟;有一个孩子想了想,把它画成了一只豪猪;有个孩子把墨团变成了老鹰在高空飞翔;还有个孩子把它画成了雨中舞蹈。我们的教学方法改变了之后,每个孩子都可以产生天马行空的想法。
   

中国孩子真的缺乏想象力吗?我觉得每个孩子都是拥有想象力的,只是我们需要在教育方法和观念上进行改变,打开孩子的想象力不仅仅需要改变形式,最根本的是要改变教育观念。我想,这应该是所有教育工作者都应该思考的问题。
   


栏目主编:龚丹韵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文中图片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项建英